深圳市金海达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China English
Home   About Us   Business   Agent   Utility   Partners   Contact us   Article

HK

UPS

DHL

FEDEX AA

SQ

TK

EK TG

BA

CA

IRISL T.S.LINES

ZIM

YML

WANHAI KLINE

HMM

HANJIN

PIL NYK

MSC

MISC

UASC SAFMARIN

OOCL

CMA

HPL DELMAS

CSAV

COSCO

EMC MAERSK

APL

Cscl

 Shipping
   0755-25422228 MAGGIE
 Air transport
   0755-25405610 JOHN
 Trailers and other
  0755-25408568 JIMMY
 Tel:0755 – 25422228
 Fax:0755 – 25408598
 Article   Your positionHome > Article

鲜花海运指日可待 空运垄断地位面临挑战

 
在全球花卉运输领域,航空货运方式早已独霸天下,而领域的高利润收益令海运航商也想分一杯羹。近年业界积极研究快速运输方式,在恒温保鲜技术方面取得一定成果,使海运无可替代的优点正逐渐凸显。业内人士预料,在未来5年,全球约有20%的鲜切花年运输量,会从空运转用海运,以节省40%-50%的物流费用,空运的垄断地位正面临挑战。
  欧洲经济低迷,鲜花业也同样感受到了金融衰退带来的成本压力,欧洲最大花卉拍卖市场是荷兰花荷(Flora Holland)拍卖市场。花荷的物流队伍近年积极研究新技术改变鲜切花供应链,减低成本,海运模式便是主要研究对象。
  2007年,花荷与水果商奇基塔(Chiquita)集团下属的分公司TransFresh组建了一家合资公司,专门研究应用于船运和陆路拖车的改良及恒温保鲜技术,经过多年努力,恒温保鲜船运货柜在技术上取得了重大进展,从而放弃了纯冷冻货运输,后者虽然在运输热带水果、冷冻肉类等方面十分出色,但不能保护类似植物、鲜切花这类比较易受损的货物。
  减货柜空气减光合作用
  然而,花荷运输链顾问范德米尔称,阿姆斯特丹在减少货柜运输中二氧化碳排量的技术,使得植物运输得以实现,丝兰、康乃馨、菊花、杜鹃花等植物由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至欧洲,费时三周,其中还包括一程陆运。这项技术同时也使得有效距离内的鲜切花船运成为可能。
  他表示,TransFresh对于美国境内的鲜切花运输有着丰富的经验,我们现在也发现了正确储存玫瑰花的恒温保鲜技术,关键是减少货柜中的空气含量,花卉的光合作用越少,凋谢时间就越慢。
  合资企业鲜花解决方案公司(Fresh Flower Solutions)现为全世界的鲜花进出口商提供第三方物流服务,但不包括鲜切花运输。但随着对出口占全球75%玫瑰花的非洲肯亚花卉场的测试,范德米尔相信第一次海运鲜切花将不会太遥远。
  他透露,一项静态试验在去年底完成,这项试验包含供应商瑞士德迅物流在内罗比机场空运站内的两个货柜,并由地中海航运公司(MSC)提供设备。“我们一直与MSC合作,效果非常好,为我们提供了2个标箱。他们对该项目非常感兴趣,因为能看到其潜力。”实验数据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一标箱容纳10吨鲜花
  范德米尔表示一个标箱约能容纳10吨鲜花。他称:“估计在未来的5年中,大约有20%的鲜切花年运输量,会从空运转向海运模式。一周约有40箱高价货。”
  他还表示,将这项先进技术运用到东非航线上,也面临着挑战。“MSC在东非以至北欧之间有不错的航线连接,尽管要承认并不像南美洲那么发达,我对哥伦比亚的卡塔赫纳港印象深刻,还有每周三航次、有条不紊的德国赫伯罗特、汉堡南方航运公司的服务。肯亚蒙巴萨港则不可同日而语了,我曾于圣诞节前在那里短暂停留过,设计装载8千箱货柜的码头上堆了1.2万箱。码头将责任归咎于节日,但很明显,如此严重的问题应该归于管理不力,而且我相信,港口的所有问题都让人头疼。”
  作为进入广阔遥远非洲内陆的门户,蒙巴萨港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长期堵塞,在今年2月,MSC向客户征收港口拥塞附加费,对延迟超过10天的货柜,每个征收150美元。
  这也是范德米尔负责项目的巨大威胁之一。他表示:“很明显,我们的静态试验并未考虑堵塞问题,但在未来岁月里,我们会进行第一次实况装运,我相信德迅和MSC,但至于港口万一出现堵塞,我们不得不将货柜滞留一周该怎么办?货物会丢失吗?”
  “我们的静态试验周期为25天。在上季中,从肯亚至北欧的平均货运时间为23-24天,最后10次货运平均周期花了22天。”
  肯亚海事局公布了一份“快速结果方案”,用于大幅削减港口无人认领超过100天的货箱数量,而看看这项方案是否会在第一次货运实验前达到预期的效果,做法十分有趣。但即使这些积压箱清理干净,挑战也并未结束。一旦货物装运上MSC船只,花荷的货柜会在阿曼港口沙拉拉港卸载,再转运至MSC的另一艘往返于亚欧之间的超大型货柜船,但每一次转运的时候,都是有可能出错的时候。
  须确保无缝接驳转运
  “我们必须要与MSC密切配合,因为每周只有一艘驶出蒙巴萨的船只,必须确保无缝接驳离开沙拉拉港的欧亚线船只。”
  “但是我更担心的:一是货柜可能在蒙巴萨港发生意外,二是MSC的船只是从达累斯萨拉姆来的,那里甚至比蒙巴萨更糟,”范德米尔如此称,但又补充说,这些挑战他预期都会克服。也得到了肯亚花卉委员会的支持。
  范德米尔正在计划“我们正式开始”前的5-10次货运实验。第一次货运于3月中装载,并在4月中到达位于阿斯米尔的花荷主要拍卖市场。他称:“海运可以节省40-50%的物流费用,要知道在荷兰,40-50%的种植花费就是物流费用,这将是种植者提高利润的大好机会。”
  他还表示,这对海运业也有好处。“总的来说海运的另一优势是损耗较少。货主封上货柜,直到到达荷兰拍卖市场才打开。但空运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转运更多,而且另一个大问题是没有空运货量收缩的数据,我们说它是3-5%,但也仅仅是个假设。”
  这并不是第一次进行货柜运输花卉的实验,但之前的努力与结果并不相符,运到的花有些相对较好,但有些却严重损伤。那么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开始成形呢?
  “之前的案例并没这么有趣,经济压力也不像现在这样糟糕,而且实验也不够科学。这一次,我们的实验很不错,有合适的计划。”
  “之前,实验只采用冷冻货柜,反响并不好,而且我知道有一例,他们设置了错的温度。”范德米尔称。
  物流商仍信空运最可靠
  然而,物流商仍未能放心将产品转为海运。汉莎航空发言人表示,目前并没有见到任何产品由空运转为海运。除了陆上的支线,鲜切花目前仍是只依靠航空运输。这个市场所关系到的是快速、可靠的运输,相信将来主要的运输模式还是空运。
  肯尼亚航空公司货运总经理拉哈伯也对此持保留态度。她表示,空运还是最好的,海运则需要有大量的产品才能使用。
  尽管德迅物流为这次静态试验提供填充货柜、提供储存空间等支持,范德米尔表示,物流商曾向货主强调使用空运,空运是最可靠的运输方式。  
 
【Time:2012-5-24 10:26:02】 【Print】【Close
 
 
Welcome, you are the site of the first  10060  visitors!
Copyright © 2010 Shenzhen International Freight Co., Ltd. Jin Haida
Address: 10/F,B BLOCK,EAST RIVER BUILDING NO.3018 AIGUO ROAD,SHENZHEN.CHINA.
Tel: 0755 - 25422228 (Business Line) Fax: 0755 - 25408598 E-MAIL: maggiesml@163.com